奶油小怪兽♪

Will tomorrow ever come?
明天还能来临吗
Will I make it through the night?
我能度过今夜吗
Will there ever be a place
光芒之中会有
for the broken in the light?
破碎者生存之地吗?

【黑篮】枪口与笔锋


#内战paro
#跟着把名朋拽开的烂戏当粮。

『1』

是炮火轰鸣引得女人嚎哭,伤者呻吟,婴孩啜泣。罪魁祸首不见踪影,沉重苦痛却仍旧难以抚平…难得休战带来的死寂尽数被这悲鸣占领,夹杂着些许恶毒咒骂钻进耳中,在心头搅起层层波澜。

我听得到,我全部都听得到。专注于案上稿件,执笔将其以黑色字块填充,不理会拜访来客潜心沉溺笔墨之间,鼻腔尽是油墨淡香。单薄窗帘难以遮住背后混沌光辉,细碎尘埃被惊动沐浴着日光在空气中纷乱奔走,犹如战乱中的人子,漫无目的却仍旧四处游荡。

作为旧友我自是明了他的来意,抬眼轻瞥他那有失形象的动作仍是改不了数落几句的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 "青峰将军,军人该有军人的样子。"

沙发吱吱呀呀的声音,和敲击军靴的脆响,我说我看得见未来,源于我能揣摩人心且力道恰到好处。我听见他唤我,心里自然知晓他此番来意,但我不会退让亦不会顺从。

"青峰将军,请回吧,您的来意我心中有数…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但是容我拒绝。"

战争是改变一切最迅速的方式,但并非最好的手段。硝烟会遮蔽人感性优秀的神经,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战火中失去方向沦为麻木迷惘的行尸走肉,留下的疮疤是深入这片沃土深处的。但好在…至少我是清醒的,所作所为只是在尽我所能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赤司先生。"

  "眼下这世道,下一秒怎么招谁也不知道。"

他将"先生"二字咬得格外真切,带着微弱的讽刺意味但却听着格外刺耳。撂下笔内心有些错愕地抬起头,恍惚间觉得面前熟悉面孔竟有三分生人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你以前不是这样的…"

我看见他有过那么一怔,尽管一瞬但仍旧被我敏锐捕捉到了。我试着通过这处细节揣摩他更深的想法,但又很快制止这种无意义的行为,我能做的只是目送他离去,不需要吐出更多言语。

再度垂头时,才发觉自己忘了阖上钢笔,笔尖触上纸面墨水在纸上开了好大一朵墨花。敛眸连着后面几张被墨迹渗透的纸张扯下一同揉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"能改变这个时代的,不止是战争。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罢了,也与我无干系了。"

抬手拨通手旁电话,片刻杂音过后熟悉的清亮嗓音传入耳侧,不自觉弯了眉眼对着话筒放低音量淡淡启齿,柔声安抚电话另一端的满腹担忧,草草客套几句便撂下了话筒,末了竟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"稿子已经完成了,明天照登不误。"

『2』

"世间最锋利之物,莫过于文人笔墨,武夫利矛。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二者皆可破金石,改朝政。"

…钢笔自桌面滚落摔在地上的脆响,如沉寂中的一声惊雷。俯身拾起钢笔仔细端详,十分惋惜却又无可奈何小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摔坏了啊…"

指腹轻抚笔身细小划痕,微凉意味顺着指尖攀爬竟不小心触动了封存多年的回忆引线,引得往昔片段胡乱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呢。"

似是自嘲的呢喃从唇齿间泄出,擦拭净地板墨迹后盖好笔盖用纯白布块小心翼翼地包好,打开抽屉最底层将其放下,仿佛手间捧着的是稀世珍宝般谨慎严肃。

回身掀开窗帘,荒芜街景中军绿卡车显得格外突兀,敛眸轻笑出声端坐室内静候来客,军靴踏着木质楼梯的吱呀声愈发近了,无丝毫退却与惶恐,表现出的仅是如深泉般的平静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比想象中的动作要快…"

你说两者若均锋芒毕露,孰胜孰负…前者自然难免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,若仅因如此便认定战争可以改变一切…怕是过于武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"辛苦各位远道而来,我自己走…"

脸上仍是笑意,回身看了身后房间最后一眼,便在身旁军警催促下上好了锁。逐渐远离熟悉街道,路面不再颠簸倒是平稳不少,可惜碍于眼前白布的存在,看不见是何光景了。

『3』

应是到目的地了,车身停下上身随着向前微倾,打开车门的声音响了,在身边军警指引下摸索着缓缓踏出车厢。

风还夹杂着未平息的热浪,硝烟味仍旧浓重刺鼻。踏着不知黏连多少鲜血的沙石缓缓向前迈步,当是不卑不亢,不慌不乱。

不确定身处何处,但仍能听见许多人窃窃私语的嘈杂。是在市区吗…仿佛感受到熟悉的视线不自觉向四周环视,但自然是什么都瞧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…你也在吗。"

"青峰将军,上头的意思,赤司征十郎由您亲自处决。"

熟悉字眼如向平静湖面投放的一颗石子,砸起水花连连,漾起涟漪层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…你果然在。"

似是无奈轻轻叹息,再度挺直腰身昂首静待子弹自枪膛弹出。想过无数次拔枪的人是谁,却不曾想过居然是这种结局,尽管有几分出乎意料此时竟也显得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给他搬张椅子。"

      "听不懂人话吗,叫你给他搬张椅子!!"

徇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勾起唇角笑意尽显,顺着那人指引端端正正坐好,枪械上膛的声响在耳畔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这才像军人模样。

思绪被枪弹贯穿的痛楚搅得乱七八糟,只觉得双膝一软没了气力,好在有椅子支撑用尽剩余力气抓紧两侧扶手扶正上身。文人自有的铮铮傲骨,不曾因任何因素干扰而弯折,仍是昂首挺胸凛然身姿直视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谁道利矛可遮笔墨锋芒…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谬言。